他拾起廢置一方的鐵盒,撫摸著上面的商標,嘆息著

當初如果能將這送給她,有多好呢?

他搖搖頭,苦笑了一下後打開鐵盒,
裡面有一封信、一小幅畫、一捲卡帶跟一張照片。

信、畫、照片皆已因時間過去而染上秋葉黃,
剩下那只卡帶,無奈,現在身邊已無卡帶撥放器。

他捧著,他想著,也不知過了多久,
天色漸黑,他定著,沒有動靜。
他思索著,一定哪裡有機器能夠讓他聽見卡帶裡的聲音,
只是他想不起來,
閉著眼睛,似乎很痛苦的皺著眉頭。

一瞬間,他抄起卡帶,
走到櫃子邊把一大堆一大堆的舊盒子搬開。

裡面有一台小卡式錄音機。

將卡帶放進,他戴起耳機。

聽不見聲音。

他狐疑的看著錄音機裡的轉動,
奇怪,應該是要有聲音的阿。

他把聲音越調越大,
但是始終沒有聽見聲音。

====================================

他聾了,因為不敢再聽見那聲音,
一首拿著一根鐵筷子,一隻耳朵插一支,
因為害怕聽見聲音,
因為害怕眷戀過去,
因為害怕還有失去

====================================

傻子。

我一直在心中陪你阿,那女的的聲音浮現在腦海裡。

宇宙大肉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