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IV

 

 

「冷靜!」

 

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慌張,也許小夏只是出門走走散個心也不一定,這也曾經發生過,那應該是我跟她第二次吵架,好像只是因為東西買錯了尺寸這種無聊的小事情,也或許這次她是積怨已久的一次爆發也不一定…不過這種時候打電話給她一點用處也沒有,因為她只想一個人靜一靜根本也不會想要接電話…

 

一個小時過去了,接著是第二個小時,我傳了簡訊給她,希望她在看電話上的時間時順便會瞄一下,可是連第三個小時都過去了,卻怎麼也收不到簡訊已收到的回條,不停在屋裡踱步的我越來越緊張,已經快要十二點了,這時間外面不是只有危險能形容的,外面有無夢者啊!萬一被抓走了該怎麼辦?就連待在家裡都不安全了,何況在外面遊蕩!?

 

總而言之,先出門找找吧!

 

我拿起床板下的制式手槍塞進褲子裡,完全沒有方向、一股腦地往任何伊夏有可能去的地方狂奔:公園裡沒有、學校裡沒有、已經成為廢棄建築的電影院沒有、關門的書店沒有、教堂大門深鎖根本不可能進去、球場也沒有人的氣息…各式各樣曾經跟她有過深刻回憶的地方都沒有她的影子,我已經慌張到腦袋一片空白了,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急得快要哭了出來。緩下了腳步,原來我已經在沒有知覺的情況下走到這麼遠的堤防上,看著想要升起卻又像是不敢被人發現自己正在發亮的羞澀的太陽光,走了一整個晚上,仔細想想其實連路上有沒有人我都沒有注意到。也許,伊夏她已經回家了吧,搞不好在氣我這麼晚還不在家,所以不打電話問我為什麼不在家裡也不一定。

 

「說好的按摩呢!等你一個晚上只有我自己在幫我自己按摩!」

 

她應該會這樣責備我吧。

 

「誰叫妳先不見的,我當然會緊張啊!等妳三個小時多了,我怕妳被闖進來的無夢者擄走了啊!」

 

理當我會這樣回,但是口氣可能要再修改一下,要不然小夏她會認為我存心要跟她吵架,接著就一句話不說然後突然大力關門跑去上班,按照以往來估計,應該會有五天的冷戰期,看起來我要想個舒服的地方睡覺了,沙發上次睡過,隔天脖子痛到需要看醫生才有辦法治好。我邊走邊想,只要是吵架每個人心裏多少都一定有些不舒服,但是吵完架、冷戰完之後卻又能和好如初,這應該就是一種緊密的關係吧,畢竟心裡對對方是在意的,會希望她能夠多多替自己想想,不要只有為自己想就能夠完成想要做到的事情,尤其在感情連結這麼緊密的關係之下,不僅僅是兩人的心裡會有很大的影響,連帶身邊的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

 

不管是吵架還是冷戰,都是一種情緒上的抒發,過了就算了吧。

 

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要七點了,恍然發現我已經走到學弟開的便利商店門口,不過奇怪的是他們現在還沒有開始營業,通常七點的時候就會準時開業的,可能今天睡過頭了吧。

 

因為前幾個小時拼命在找伊夏,其實我已經體力透支了,要爬上七層樓到家裡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嚴峻的挑戰。說實在當初會買在七樓的房子是因為很便宜,因為平時不能用電梯,所以便宜到我只需要付五次貸款就買得到,可是他的景觀是這附近沒有任何一棟房子能夠比擬的,附近沒有高樓,這棟房子頂樓又是某位政府高官養小老婆的地方(跟管理員混熟就是有這種小道消息可以聽),伊夏也很滿意在這裡定居,儘管離她的公司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我打開家門,伊夏正在做早餐。

 

「妳昨天晚上到哪裡去了?」

 

「……」

 

「我在外面找妳找了一整個晚上,把我認為妳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過一遍了,妳知道嗎?我很擔心妳,妳知道嗎?」

 

她轉過來,放下兩份早餐。

 

「對不起…」低下頭的小夏,讓人真的很想去緊緊把她抱著「對不起…」

 

「算了,妳沒事就好」我沒好氣的說,坐在床沿「因為昨天晚上找妳找太久,所以我累了,晚安」

 

誰睡得著?但是這種氣話會一直從嘴巴蹦出來,怎麼停也停不下來的。至少,活了這麼多年,我知道我從來沒有學會這種自制能力,尤其當我真的很擔心的時候。

 

「…對不起」聽起來她沒有把早餐吃完「我要去上班了。」輕輕的關門,看起來完全是屬於知道自己理虧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我好幼稚,為什麼我每次都要讓自己的情緒這麼外露,好想立刻衝下樓跟她說我很愛她,請她以後不要再這樣子,我會很擔心、很擔心,可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我下不了床,腦袋拼命的在轉,從以前到現在好像每次都是這樣,我的情緒一來,誰都不能壓制,只能等到我自己想開,而在到想開之間的這段期間裡,免不了的就一定會有人受不了我的脾氣而離開我的生活圈,每次,我都會為了這種事情傷心好一陣子,直到逐漸淡忘。

 

從黑夜走到白天,其實我肚子也真的餓了,餓到睡不著。想了一下,秉持著節儉、不要浪費的心態起床準備把小夏做好的早餐吃掉,也許,晚上看看能不能加菜慰勞一下上班被老闆頤指氣使、回到家還要受我氣的小夏吧。

 

兩份早餐原封不動地放著,比較了一下,她的早餐只少了一樣東西,是用飯做好的球,其他還有培根、煎蛋、水煮花椰菜、熱狗、紅蘿蔔…很明顯的贖罪方式,但是我感動到覺得自己好殘忍,立刻拿起手機傳了一封簡訊跟她說對不起,我真的很擔心她,我好愛她。然後我滿懷感激、淚流滿面地把這頓豐盛的早餐吃完,一點也不剩聊表我心中的悔意跟歉意。


吃過早飯,屋外開始下著細雨,我坐在書桌前苦思斟酌小說接下來應該用的語法,經過一夜的緊張跟擔心導致腦海裡幾乎是一片死灰根本擠不出幾句話,拿起筆來寫了兩句卻又因為感覺說話的視角有問題所以擦掉重寫。我停了下來閉上眼睛,過往這種時候聽到雨聲我會顯得心煩意亂,可是現在卻仔細的欣賞著雨的聲音,就像是厚實的交響樂前奏一樣讓人心情穩定。我再試著跟小說的主角對話,但是得到的卻是對方的沉默,讓我覺得好累,昨天晚上為了找伊夏真的花太多體力跟腦力。

 

我決定放棄寫下去,還是先小作休息一下。

宇宙大肉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