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狀況看起來是穩定下來了,我坐在急診室的看護椅上面看著他安安穩穩的睡著,

他臉上還帶著笑容,似乎正做著一場好夢,我心裡也陪著他笑著。媽媽正在國外忙,我五分鐘前打了通越洋電話給她。




「其實你也知道你爸爸常常在為你擔心,不要再用這樣子的口氣去對他好嗎?」

媽媽說「我現在人在國外還要常常擔心你跟你爸相處的問題,我也很困擾你知道嗎?」




我怎麼會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沒有辦法壓抑自己用那種口氣的衝動阿。我心裡這樣想著。




「現在出毛病了你才開始擔心還算來得及,拜託你以後對你爸說話態度好一點好嗎?」媽說完就把電話掛了,她還有個會議要開。




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我要改一下自己的脾氣。恩。




我做不到。




「先生?」




「嗯?」原來是急診室的醫師。




「你爸爸的狀況有比較穩定了,我們等等去斷層掃描他的頭部,看看狀況,如果都沒有問題,應該就可以出院了。」醫生說。




「好,謝謝你。」醫生看起來人蠻好的。




我什麼都沒有帶出來,只帶了皮夾(裡面有四千多塊,原本是要買書的)我爸的皮夾也沒有帶出來,

所以出院之後還要來醫院補證件,到時候應該還可以再敲一筆小錢,算是當作一點補償應該不算過分…




「是王夢昶先生嗎?」一個傳送人員走過來問。




「恩,是。要去做檢查了嗎?」我馬上停下思考看著傳送人員,年紀很輕,應該只有二十出頭的男性,

頭髮似乎用強力膠黏過一樣堅硬的感覺,一副完全不可能出現在醫院當傳送人員的樣子。




「恩阿。」他隨口應了一聲,對了一下病患的手環,就把擔架床的固定栓給解除,像是急著想要去廁所般的態度要帶父親去做檢查。




「請問一下,要在哪裡做檢查?」我邊站起身邊問。




「大概是在地下室吧。」他說。




大概?什麼東西啊?你不是傳送人員嗎?我想這樣說的時候,他人就已經推著床,消失在我眼前了。




我急著跟上去,急診室外的走廊空蕩蕩的,像是從來沒有人存在過的那種感覺一樣。




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宇宙大肉粽 的頭像
宇宙大肉粽

慢、動、作

宇宙大肉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