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II

 

下雨了,溽濕的感覺總是能讓我渾身不對勁,好像哪裡應該要動一動卻無法出門,把汗悶在皮膚底下的感覺就像是腎上腺素猛爆性的散開的全身,可卻無法將他消耗殆盡,真的很難受。而且雨好像越下越大。我看了看錶,伊夏還要再過四十分鐘才會到家,真不知道我剛剛為什麼要這麼早準備晚餐。

 

「對了」我脫掉圍裙掏了掏口袋「這到底是甚麼阿?」

 

我把折了一層又一層的紙慢慢打開來,並且小心翼翼的不讓它有甚麼意外,算了算,打開來總共要掀開來神奇的6次,因為紙並不薄,這不知道是怎麼折的,而且紙條上還有小小的押花,看起來像一名幽靈或鬼魂之類的標記,我越發好奇,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將它一層一層打開。

 

『今天九點,教堂見。』

 

上面是這樣寫的,但憑我寫作多年養成對文字的直覺卻隱隱約約感受到有一些不祥的徵兆,學弟該不會是民主黨的地下成員吧?這樣太危險了,但是我又不想去檢舉他,再怎麼說好歹也是我的學弟阿,真是苦惱。

 

「你在看甚麼?」伊夏從我背後環抱著我的脖子,輕輕的在我臉頰上啄了一下,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

 

「沒有啦,」我迅速把紙條摺好「只是學弟給我的一張廣告單而已」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事實也是這樣。

 

理直氣壯。

 

「好香喔!」小夏聞桌上的飯菜「老公真賢慧啊。」她低頭撫著頭髮,帶著微笑看著我。

 

「開飯吧。」我起身去開收音機。

 

「老公」她拉著我的手,撫摸著。

 

「嗯?」我嚥了一口口水「怎麼了?」


「我升職了」她低著頭說。

 

「怎麼不打電話回來跟我說一下?」這樣我才能去準備好料理啊!

 

「可是,」她眼眶裡都是淚水「那樣會要搬家,搬到很遠的地方去,我不想。」

 

「搬家是小事情吧?」我愣了一下「妳應該要把握住這次機會啊。」

 

原來她一回來的那種態度其實只是裝出來希望讓自己能夠稍微開心一點的面對我,現在小夏的心裡應該是希望我安慰她吧但是要怎麼說?我希望她能夠在她熟悉的領域裡發揮長才,不要在意我的心態,不過看到她的眼淚我就甚麼話都說不出來,哪怕只是一句安慰的話。

 

「不要緊的,」我摸著她的柔順的頭髮「那些事情由妳作主吧,我會支持妳的,不管妳做甚麼決定,好嗎?」

 

「嗯。」擠出一個微笑,興高采烈的舉起叉子「晚餐時間,嘿嘿!」

 

吃完晚餐後我突然拿起久未彈奏的吉他,彈起了莫名其妙的旋律,說也奇怪,這次亂彈的還蠻好聽的。老婆則是坐在旁邊微笑看著我,喝著不知名品牌的紅酒,身體隨著音樂的節奏擺動,看起來真的是迷人極了!

 

『把我們的酒,當作愛的見證

  把妳我的手,牢牢地緊握

  也許失去的不會重頭,但我們曾擁有過』

       

不知道是為什麼,我就這樣唱出了一段歌詞,看著我最心愛的伊夏,也不知道是否在月光照射的原因下,我看見她羞紅了臉,也許是酒精,也許是天氣熱,但是我就這樣丟下吉他,拿走她手中的酒杯,吻了她好久一段時間。

 

我們從窗台親吻到床上,她撫摸著我的下體,要求我進入,今天的她還是一樣美麗動人,渾圓飽滿的胸部,光滑細嫩的皮膚,不時的顫抖迎合著久違的獸性快感,她抓著我的背,在我耳邊呻吟著,不一會兒,我在她體內注入滿滿的愛意。

 

我們相視而笑,又抱著擁吻到閉上雙眼。

創作者介紹

慢、動、作

宇宙大肉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