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ge

 

萊爾想著,還好他們沒有追上來,這最新研究可不能讓別人看到,新的能源一旦開發出來,那些商人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去得到它,就算是用非法的手段也在所不惜!看著手上的平板電腦,突然回憶起過去研究時的痛苦、解不開的方程式,甚至大發脾氣把其他所有的研究人員通通罵走之後又苦苦哀求他們回來幫忙,現在終於完成了這項實驗,雖然還沒有任何副作用的發現,但至少實驗目前是成功了,他露出一抹微笑著心想,這世界有救了!再也不用被那些可惡至極的商人掌控所有的必須能源!

 

「磕、磕」

 

他回頭,看著身後不遠的黑影逼近。

 

「怎麼會這麼快!?」教授抬起腿快速往前跑,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Chapter I

 

西元二O五三年,地球上所剩的能源已不足以讓所有人繼續生存,有少部分人選擇離開人間,但大多數的人選擇像蟑螂般地繼續生存,而人類的生命也就如同蟑螂般沒有尊嚴。這時石油已經稀少,就連富有的財主都必須要照著熄燈時間歇息(當然也有例外),更何況連吃飯都成問題的平民老百姓。當然,多數決的自由民主體制也徹底瓦解了,因為政客幾乎都只對自己有利的議題才會討論,新共產主義開始盛行。

 

畢竟,時代不同,想法也跟著不同。

 

時間回溯到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那天,無預警之中,活力旺盛的太陽黑子讓地球上所有人的電子用品都失去用處,因為這太陽黑子幾乎不停的運作,導致地球上所有電子儀器直至二O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才能恢復正常運作,這其中採集石油的機械幾乎無一倖免的停擺,導致損失極為龐大,這時開發新的替代能源也更為加速,但卻無奈始終進展不大。

 

終於在二O二三年,夢製造機這種劃時代的能源製造產品出爐,藉由人類在做夢時腦波所產生出來的能量,透過儲存加上累積,成為每人每天必須的「能源供應」,就連各國的繳稅方式也必須用「夢能傳輸」來維持國民義務,當然,跟以往所有歷史發展過程一樣的是,有錢人永遠都是有錢,而窮者卻越來越窮,在資本主義的稅收制度,大部分的窮人永遠都無法從有錢人身上獲取應有的正義,使得大小革命每天都在不同城市中上演,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二O三一年英國的大笨鐘起義,鎮壓了百萬名英國人,英國女皇也無法倖免的在這場戰役中喪生,白金漢宮、英國國會(西敏寺)也都被焚毀,歐洲的新共產主義從英國開始蔓延到歐洲各角落,某些國家甚至新訂法律條文『凡有民主思想者,一律送進勞改營,強制做夢增加能源』,新共產主義開始盛行,隨即席捲整個世界。

 

「想要作夢的話,Dream Maker 24小時為您服務喔。」

 

我回過神,電視每天、每個節目完之後都在強力放送這個廣告,只能說想要賺錢的人就是不一樣,竟然還開發出這種莫名其妙的機器幫助作夢,甚麼好的夢壞的夢我從來都不在乎,生活能過就好了,那些買機器的人腦筋有問題,就算有了那個Dream Maker,做到的夢還是會被記錄在Dream-Recorder上面阿,又不是說做了好夢就可以被赦免繳稅,真是莫名其妙。

 

「綽斯特,今天要繳稅喔,不要忘記了。」她在我臉頰上吻了一下,留下淡淡的口紅香。

 

「恩,我記得,」我轉頭看了伊夏的穿著「妳今天要去哪裡?」

 

「好看嗎?我昨天從市集買回來的!雖然腰圍的尺寸有點大,但是用這條皮帶繫上就剛剛好了!」伊夏轉了一圈,她真的是我看過最美、最美的女孩,為了她我甚麼都願意做。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雖然我很想稱讚她的美麗,無奈我總是說不出口,我真他媽討厭我這種個性。

 

「我還能去哪裡,當然是去工作啊。」她看了看手錶「時間不早了,我要出門上班了喔。」伊夏踏出門之後又把頭伸進房裡「不要忘記繳稅喔,你每次都粗心大意,上一次我們被扣百分之三十的稅,差點生活都沒辦法過了。」

 

「好啦好啦,我過五分鐘就去繳稅了,妳快去上班,乖。」

 

每次在她上班前告別我都會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說話會變得很小聲,好像自己完全沒有立場住在這個家裡一樣,我跟她結婚也五年了,幾乎都是她在外面工作,我接案子寫文稿,閒暇之餘寫小說賺錢,生活收入極為不穩定。她卻從來不抱怨,依舊辛勞的在外面賺錢,就好像我賺的錢只是附加的,有或沒有都無所謂。一想到這裡我就好像沒有氣的皮球,整個人癱軟在床上,真想一覺不醒。

 

不行,要繳稅。

 

我從床上起身,從電腦上確認好這次要繳的DTE(Dream Tax Element),竟然又漲價了,雖然只是微幅調整,但是已經接近我上次的稿費,我這樣要怎麼生活!?乾脆去參加民主黨好了,莫名其妙!話雖然是這樣子說,但是像我這種平民老百姓怎麼可能有能力去反抗整個大環境,我笑了一下,起身去樓下便利超商繳費。

 

我走進便利商店,冷氣好強,很奇怪,便利超商今天都沒有顧客,平常繳稅的日子應該會塞滿整間店,今天怎麼都沒有客人?

 

「唷,學長來繳費啊?」便利超商的店長是我大學時代的學弟,是個不折不扣的搖滾迷,兩百年前的搖滾歌手他都能夠唱出歌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唱得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反正好聽就好。

 

「對阿,稅又漲了,我都快受不了了。」我苦笑說。

 

「這也沒辦法,生活還是要過的啦。」他給我收據,外加一張紙條。

 

「這紙條是」我一臉疑問的抬頭看著他。

 

「回家再看。」他把音量放低,聲音卻很清楚的傳到我耳朵,真不愧是重低音男人。

 

「再給我一包最便宜的菸,和」我跑到冰箱拿了一個便當「這個。」

 

「總共是1560DE」學弟微笑著。

 

「唉。」我搖搖頭,把錢給他。

 

「開心點嘛,」他微笑著看著我,哼著歌「你的便當好了,謝謝惠顧!」

 

「恩,」我看了他一下,感覺他好像有點不同「謝謝你,再見。」

 

回到家邊吃便當邊聽著收音機,手錶聲響大作,是該把稿子完成的時候了,這次報社給的稿子很難處理,我必須要多花錢繳網路使用費(總共要預繳900DE)才找到我要的資料,不過還好我只花了790DE,剩下的餘額還能夠存放半年(不過網路部門不會提醒你使用餘額到期),稿子是一個新銳法國作家的小說,但是因為他只會寫法文,所以只好交給翻譯,翻譯翻完之後我最後潤稿處理,不過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版稅我也有百分之八,尤其是他的小說只要一在實體商店上架幾乎都是五分鐘就需要補貨。他專門寫愛情故事,但是他的愛情故事裡面還夾雜了很多不同的元素,而且每一本都會包含著各種類型的愛情經歷,淒美、犧牲、和平、完美、爭鬥等,而且他每一本小說只有一個故事,卻能像中國古典文學《紅樓夢》一樣人物多變化且各個有特色,有時候我還會潤稿到入戲太深,忘記自己的工作是要讓他出版而不是納為己有。

 

這次的故事是一個以男人為主的愛情故事,他認識了一個小他九歲的女孩,兩人從互不相干,到認識相愛,其中過程又猜忌憤怒可卻又能夠相知相惜,有很多內心表情的描寫十分生動,是一部十分成功的作品,讓我煎熬的內容實在是很捨不得交稿(因為公司也不會平白無故就送你一本!),最後隨著拖稿底線時間將近,只好打電話給公司。

 

「喂?我阿綽,我現在把稿子傳送到你們那邊,開機吧。」公司沒有特別待遇,一樣也是沒有經費去維持一整天的傳送電費,只好把機器開開關關的。

 

「你又拖到截稿前一秒才交,你不知道我等得多急嗎?」老闆楚喬氣急敗壞在電話另一頭大聲說,但是其實他知道我的意見往往能夠決定這本書的銷售量「你覺得大概幾分鐘?」

 

「十一分鐘。」意思是十一分鐘就會被搶光。

 

「這麼久?上次那本只有七分鐘不是嗎?」

 

「這只是保守估計啦,」我上次明明就說十分鐘「但是有機會十分鐘」

 

「呵呵,好吧,我收到稿子了,你的薪水也入帳了,要不要查一下?」

 

「你辦事,我放心,呵呵。」其實老闆這個人根本就只是刀子口豆腐心,只要稍微跟他講一些正當理由,他絕對會先罵你再跟你說可以接受。

 

「恩,通訊費很貴,我先掛了。掰。」

 

今天心情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好,不知道冰箱裡面還剩甚麼東西,想要做一些好料理安慰伊夏,我打開冰箱,還剩下一些地瓜葉跟豬肉,還有一顆蛋。

 

「夠了。」我露出一抹微笑。

創作者介紹

慢、動、作

宇宙大肉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